亚东散文——《理性与激情》-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-官方网站

文苑撷英

亚东散文——《理性与激情》

作者:亚东     时间: 2018-08-08     点击:1511次    分享到:
 

理性与激情

——读张新苗散文

    与新苗相识六、七年,却很少读到他的散文,一直以来,新苗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有才华、有激情的年轻人,仅此而已。说是相识已久,也只是见面寒暄几句,新苗让我记忆最多的是在酒酣耳热时,站在大家面前,激情洋溢地用四十秒的时间,一口气用家乡话通读范仲淹公的《岳阳楼记》,博得大家一致掌声和称赞。

    前不久,新苗给我送来了一本打印的散文小集子,说是小集子是因为集子所选散文并不多,我数了一下,一共十一篇。于是,抽出时间,静下心来,细读新苗的散文作品。

    新苗的文笔很好,清新、通俗,逻辑性强,又不失风雅情怀,这首先就是我喜欢的文风。《养生世界杯》是新苗的最新作品,作者从高中二年级经历九八年法兰西世界杯谈起,到大三看世界杯,再到工作后娶妻生子,场场不拉地热衷于世界杯,可以说是物事人非,却情怀依旧。从一个青涩少年到人近中年对世界杯的心路历程,让我看到了一个书生的经历与对人生态度的转变。

    “看不看随缘,过程随缘,结果随缘。不是我变佛系了,只是生活中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;我也愿意享受足球的快乐,只是不要影响我的养生。只有努力地工作着、健康地生活着,我才有机会与家人一起欣赏更多届数的世界杯。”

    从少年清纯到中年成熟,从激情洋溢到理性认知,新苗是在写世界杯,也是在写自已的人生。

    新苗作品中的理性表达颇为鲜活。如散文《看透不看破》:“所谓的顺其自然,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,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。”旨在说明存在的道理,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,“难得糊涂”就是道理,是对人生的感悟,也是对人生阅历的参透。散文《有没有一种功夫可以速成》,作品从《鹿鼎记》中的韦小宝在少林寺挂职锻炼谈起,由浅入深,由趣味到理性,浅入深出,最后笔锋一转谈到“矿工们表演采煤机开瓶盖、铲车写毛笔字、叉车穿针引线、蒙眼拆装瓦检仪、高速钻机给鸡蛋壳打孔”,说明没有“速成”可言、没有捷径可走的道理。

    在我看来,新苗作品的理性与激情并不矛盾,这从他的另一篇散文《“铁匠”的儿子》中,可窥一斑。这篇散文更像是一篇非虚构小说,有情节、有人物、有故事、有伏笔:“因为我妈一点都不像亲生母亲。她出门,从来不愿意带我。偶尔带一次,我想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去拉上妈妈的手,她会狠狠地甩开。这都不算事。村里人给我妈取个外号‘铁匠’,因为我和哥哥是‘砧子’,天天打。田间地头,河沿塘坝,床头桌底,堂前屋后,处处都留下了母亲追杀我们的身影。玩水了,打;爬树了,打;别人吃糖多看了两眼,打;在外面打架输了,打;跟隔壁刘小燕打架赢了,刘奶奶坐在我家门口骂街,母亲把我拉到刘奶奶面前又是一顿打;刘奶奶不好意思了来劝阻,越劝越打……”这段文字更像是小说中的语言,风趣、幽默,又不失受抑制的情感表露。

    俗话说:“棍棒之下出孝子。”或许在新苗的心目中,这是母亲给他上的传统文化第一课。然而文章的伏笔在于“反转”,作者的笔触最终揭开了母亲的“狠心”,以及随着时间推移,年迈的母亲对儿女态度的转变。这让我忽然想起台湾诗人琼虹的诗《妈妈》:当我认识你/我十岁\你三十五岁\你是团团脸的妈妈\你的爱是满满一盆洗澡水\暖暖的\几乎把我漂起来......等我把病治好\我三十五\你刚好六十\又看到你\团团脸的妈妈\好像一世\只是两个照面……

    新苗是安徽人,上大学来到陕西,在陕西一待就是二十年,在他的心目中,家乡与故乡早已融合在一起,这就是乡愁。

    他的散文《切切故乡情》表达的正是这样一份真情。

    当异乡成为家乡,故乡成为他乡时,那份浓浓的乡土、乡情、乡音、乡味,便就多了一份“无端更渡桑干水,却望并州是故乡”的眷恋。正如新苗所说:“在故乡人眼里,无论我走得有多远、有多久,我的身份依然还是那个‘谁谁家的二小子’:无论何时归来,我们依然还是那个揣着一纸通知书外出求学、踌躇满志的少年。”这就是我认识的张新苗,永远有着一份情怀,对故乡、对家乡、对亲朋、对人生。

    现在可以说,新苗是陕西人了。多年在陕西工作生活,他对陕西的文化礼仪、风土人情,是耳濡目染,了如指掌。

    读他的散文《四进榆林》。毛乌素沙漠、七笔勾、红碱淖、古城高家堡(电视连续剧《平凡的世界》拍摄地)、史前石峁遗址(黄帝昆仑都城)等陕西名胜信手拈来,如数珍宝。他对榆林地区的观感总结文笔简练,恰到好处:“有颜”“有钱”“有量”“有内涵”,不仅道出了榆林的时代风貌和地域特色,也道出了华夏文明进程的一方缩影。

    最后,新苗的散文作品用“典”过多和频繁,有“吊书袋”之嫌,这会影响读者对作者情绪表达的阅读顺畅性,别人的经典话语把它拿来,即便是“再妥帖、再合适”,毕竟还是别人的语言,就像是在一场温馨脉脉的婚庆典礼上,突然有一关西大汉跳出来,高歌一曲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一般,总会给人一种“隔”的突兀感觉出来。

 

   (亚东 88必发娱乐职工作协主席)

上一篇:张红诗歌作品——《路桥之歌》 下一篇:张光荣散文诗——《湿淋淋的记忆》